NUTRITION TABLE

新闻

番外(十)_悍将_燃文小说网移动版

发布时间:2022-09-22 浏览次数:次 字号:  【关闭】

  自打府上两位大将军平定边陲后,褚家就成了朝中最得圣宠的家族——不单指将门一脉。

  新君赵彭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位帝王,他对本朝的武臣不轻视、不猜忌,既用则信,既信则诚心。

  戌时,秋日的暮色渐浓,一辆玉辔红缨、镶金嵌宝的双辕马车从皇城中驶出,穿过人潮,向忠义侯府的方向行去。

  车厢里,金冠束发的赵彭反复整理着身上的赭红圆领华服,不大放心地道:“朕这样穿,真的没问题么?”

  吴佩月抱着赵令颜、赵维桢坐在旁边,云髻上玉钿点缀,妆容素雅,闻言一笑:“官家玉质金相,神采轩昂,穿成怎样都玉树临风,能有什么问题?”

  赵彭嘴角扬起满意的笑,却道:“你这样看,那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朕今夜悄悄去侯府做客,应该算是微服私访,穿得这样华贵,不免有些太扎眼了。”

  吴佩月心道又不是没给你准备朴素的衣袍,可你自己瞧不上,硬要捡这金丝熠熠的穿。

  仍是笑道:“便是明珠蒙尘,也难掩光泽,官家这样出众的相貌,也不是一两件寻常衣物就能遮盖的。”

  赵彭越听越心神熨帖,抓过吴佩月的手来,暮照朦胧的车厢里,两人含情相视,赵彭道:“幸而皇后是皇后。”

  小令颜、小维桢坐在二人中间捡着小案上的枣糕吃,赵彭把两人扒拉过来,挨去吴佩月身边坐下,道:“朕夸你知心解语呢。”

  他声音小小的,像生怕给人听见,吴佩月难得碰到他这样主动的时候,便故意道:“什么?”

  蓦地想到什么,吴佩月又敛容道:“说到知心解语,余尚书家中的小娘子可都等候小半年了,官家准备何时召人家入宫?”

  赵彭神情一变,不快道:“朝臣这样催朕也就罢了,怎么连你也开始替朕操这份心了?”

  前两年,大鄞忙着攘外安内,赵彭搪塞这事的理由十分充分,可今年以来,国朝内外安定,风调雨顺,赵彭再面对那帮催着他扩充后宫的朝臣时,就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赵彭就喜欢看她这吃瘪的样子,得意地道:“看来皇后并不是真心实意地要朕纳妾啊。”

  赵彭勾唇:“知道,你想做好皇后,但很可惜,朕看你心胸还不够宽广,并不能坦然地容朕去宠爱他人。

  赵彭不理,继续道:“所以照朕看,为保后宫安定,还是等皇后多修炼几年,朕再考虑这些事吧。”

  吴佩月哭笑不得,认真劝道:“前朝后宫,自古以来就是互相掣肘的,选妃的事,哪里能尽由你我之意?

  上回因为变法,余尚书就跟家父闹了不愉快,官家又不肯拉下脸面去说和,若再不传召余家人入宫,朝堂上必然风言风语,苛责官家厚此薄彼,一心偏袒吴家,甚至……”

  赵彭语气陡然转冷,讥诮道,“合着朕把百官家里的姑娘编着号一个个睡过去,这朝堂就能风平浪静,安定团结了?”

  平心而论,她自然也不愿意看到赵彭去宠爱他人,可是生于这帝王家,他们真的能挣脱那块无形的枷锁么?

  赵彭脸上愠色在她的安抚下慢慢消散,语气缓和下来:“朕的朝堂,不需要靠后宫来掣肘。

  你是大鄞百姓的国母,是朕的发妻,你的价值,不需要靠把朕礼让给其他女人的大度来体现。”

  车声辚辚,穿梭过喧闹的人海,暮帐另一头,亦有一架马车急匆匆朝着忠义侯府的方向赶去。

  褚蕙打开车窗往外探头,天幕云霞涌聚,街道上的屋舍鳞次栉比,收摊回家的小贩越来越多。

  褚蕙着急地催车夫快些,奚长生把一岁大的女儿抱在怀里哄,安抚道:“不用急,来得及的。”

  今夜二人前往忠义侯府赴中秋宴,本是提前一个时辰出行,怎么着都不可能晚的,谁知道半道上,两人的女儿小红豆突然哭闹起来,奚长生定睛检查,方发现小红豆爱攥在手里的摩睺罗不在,当下料定是落在家里了,立刻就吩咐车夫掉头,到家后,亲自下车去寻取。

  奚长生拿着彩绘的小狗摩睺罗逗小红豆,闻言慢条斯理地答:“今夜席上人多,小红豆怕生,恐怕会闹起来,要是这小狗狗也不在她手里,肯定得闹得更凶了。”

  褚蕙有点奇怪,平时这人恨不得把小红豆黏在身上,她主要讨要都讨要不来,怎么眼下倒肯主动央她来抱了?

  褚蕙心软,想了想,恐是他急匆匆跑回家里去找摩睺罗,找累了,便把小红豆抱过来。

  车窗外,行人来来往往,声音嘈杂,一声声比疾滚的车轮更震动耳膜,褚蕙不自在地道:“把窗户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