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RITION TABLE

新闻

新神的崛起:欧美超级英雄简史

发布时间:2022-09-23 浏览次数:次 字号:  【关闭】

  尽管有《黑暗骑士》、《守望者》两部佳作提升逼格,却依然被欧美顶级文艺工作者们视为工业流水线垃圾。那

  1938年,一本名为 Action Comics 的杂志封面上画着一名肌肉贲张,身穿红色披风的超人第一次举起了汽车。自此,超级英雄漫画的时代由此开启。

  这本漫画的畅销,让大大小小的漫画公司如同雨后春笋般崛起,每一家杂志社都创造了自己的超级英雄俱乐部。这股既狂热又吸金的旋风自然引起了好莱坞的关注,1941年3月28日,美国历史上第一部超级英雄电影《惊奇队长之旅》登上大银幕。这部作品一共12集上映,在当时引起了巨大轰动。

  尝到甜头的共和影业趁热打铁,紧接着推出了一系列漫威超级英雄系列剧。1942年上映《间谍粉碎者》,1944年《美国队长》。

  共和影业公司运用他们长期拍摄B级片的特长,在影片中通过简单的特效展现了超级英雄飞行的神奇技能,成为了这一时期超级英雄电影的典范和先驱。

  与此同时,哥伦比亚影业同样不甘示弱,他们跟DC联手,一鼓作气推出了一系列DC旗下的英雄作品,1943年开始相继上映了《幻影》、《蝙蝠侠》、《超人》等影片。

  超级英雄电影从一开始就将目标观众定为儿童,所以影片故事结构简单,强调简单直白的娱乐性。加上二战中动荡不安的社会状况下,人们渴望被保护与安抚的需求使得超级英雄电影和超级英雄漫画,成了年轻人幻想中的乌托邦。

  随着二战的结束,超级英雄们居然也开始面临着失业与下岗。因为超级英雄们的主要敌人,纳粹力量被消灭,英雄不但失去了精神领袖的意义,还失去用武之地。

  毕竟,人们不再需要一个引发战争回忆的东西,而家长们则担忧孩子们沉湎于漫画中的暴力内容。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担心孩子的家长全都一个样。

  在这样的局面下,心理学家Fredric Werthanm一纸诉状向超级英雄发出了指控,他认为超级英雄漫画包含了大量的成人内容,药物滥用、赤裸的暴力,甚至暗示同性恋情结,而罪恶之源——漫画,应该为青少年犯罪负责。(迪厅、录像厅,网吧后来依次被推上审判席)

  迫于压力,美国国会司法委员会召开了听证会以讨论漫画对青少年的毒害问题,出版商们聚在一起,自发的成立了自检小组以确保出版物不会有太过暴力和性感的内容。

  于是,漫画杂志联合会(CMAA)和漫画规管局(CCA)正式成立,并制定了一系列严格的审查制度。他们把控性、暴力、恐怖、犯罪元素在表现上的尺度,压到极限程度。在这样的高压审查下,大量的刊物被禁止出版,当时大约有30——40家漫画馆直接倒闭,漫画发展几乎进入了迟滞期。

  直到1950年,超级英雄双巨头漫威与DC另辟蹊径,不在电影这一条路上走到黑,而是积极投身电视业。大量的超级英雄动画片被制作出来,并席卷了各大电视媒体,动画片一方面唤回了儿童群体,并开发了潜在的成年观众人群。

  到了70年代,漫威公司以斯坦李为首的创作团队,不顾漫画规管局的审查,擅自出版了《神奇蜘蛛侠》97-98#刊,这些原本可以被评定为“内容不当”的漫画一经问世便收获巨大好评。换句话说,这一次是蜘蛛侠很神奇地拯救了整个漫画宇宙。

  这一标志性事件过后,使得漫管局对于审查标准进行了修改,并且放宽了审查尺度。如此一来,漫画界被压抑了太多年的创作热情被彻底激发,许多年轻编辑和画家涌入漫画界,为超级英雄们带来了全新的血液,故事题材得到了史无前例的扩充,次元和界限被打破,不少独立漫画公司进入市场。

  随着漫管局的“改革开放”,一大批反传统,非主流英雄也随之应运而生。这些带着戾气和个性缺陷的英雄对社会普遍价值观展现出的怀疑态度以及出格的行为举止,一直延续到了80年代,并成为了这一时期风格愈发黑暗、题材愈发现实的超级英雄漫画的基础。

  进入现代期的超级英雄面对的不再是单纯的正邪对抗问题,而是更加复杂的社会矛盾以及自我的探索,兼具话题性和专业性的深刻描写提升了整个超级英雄文化的艺术层次。

  1985年弗兰克.米勒创作的《蝙蝠侠:黑暗骑士归来》最具代表性,这部具有开拓意义的作品摒弃了蝙蝠侠系列传统世界观的设定,直接向界定正义的规则发起了质疑,作品中展现出的专业精神分析及极高的漫画艺术造诣,使得这部作品具备了深刻的现实意义。

  与此同时,超级英雄在电影界的江湖地位亦得到了提升,除了一系列新作的问世带来的新一波超级英雄电影热潮,最为重要变化在于超级英雄题材不再被好莱坞规于B级片之列。

  促成这一切的正是超人——如同当年开启漫画黄金时代一样。这部由理查德.唐纳执导、克里斯托弗.里夫主演,马龙·白兰度加盟的电影自登陆银幕,便如同宣言一般昭告世界,超级英雄的电影时代来临了。

  在影片中,里夫扮演的超人拥有了远超同时代电影的特效技术支持,除了能更加精彩地展现氪星之子的超能力,里夫本人优雅高贵的气质以及精湛的演技,使得他在超人的双重身份——克拉克.肯特和卡.艾尔之间转换得游刃有余。

  在漫画界反英雄大行其道的时代,导演选择了超人这个传统的正直形象,除了回应观众们对曾经的乌托邦式旧时代的怀念,也暗合了里根时代保守的社会氛围,同时怀有对黑色元素的谨慎态度,该片最终摘下了当年的土星奖,入围了三项奥斯卡提名,成为了诸多超级英雄粉丝心中难以超越的经典。

  随着超人里夫摔倒瘫痪后,超人电影直接沦为票房毒药,就连超级英雄电影票房也跟着节节败退。新时期的超级英雄银幕形象急需一个突破口,于是,鬼才导演鬼才导演蒂姆·波顿在1989年将《蝙蝠侠:黑暗骑士归来》搬上了大银幕。

  在这部作品中,蒂姆波顿尽情使用其惯有的黑色视觉风格,并保留了大量原作的世界观设定。银幕上阴暗怪诞的哥谭市,背负着幼年阴影的黑暗骑士,已经带给了观众一个完全不同于传统超级英雄电影的印象,可以看到,影片虽避重就轻的绕开了蝙蝠侠身上的黑色元素,但着力刻画了反派人物的疯狂与邪恶,这便是独一无二的小丑。

  在当时超级英雄电影中反派平面化、往往充当蠢笨角色或者提供笑料的普遍风气中,犹如一记强心针,使好莱坞片商们突然意识到,超级英雄电影的另一种可能性,争取成年读者。

  于是,一大批带着暗黑气质的超级英雄电影开始引领新时代第一轮英雄电影热潮。随之而来的是《蝙蝠侠2》、《蝙蝠侠3》、《变形黑侠》。

  特别是《蝙蝠侠与罗宾》,电影虽然有妮可基德曼、施瓦辛格、金凯瑞的佳梦,却在定位上抛弃了以往阴郁孤独的气质,整个风格偏向主流娱乐,因此也被称之是“史上最烂蝙蝠侠”。

  1997年,忠于原著暗黑气质的《再生侠》登上银幕,可谓当时好莱坞对黑色英雄的最大胆尝试。新线公司则瞄准了从漫威公司脱离并自立门户的托德·麦克法兰的作品,这位天才的漫画家创造了一个价值观游移不定、行为难以界定善恶的黑色英雄以及一个异常残酷血腥的宏大世界,于1992年初次亮相就在全美漫画界刮起一股畅销风并经久不衰。

  新线影业和导演马克.A.Z.迪佩寄望于漫画的火热势头能延续到大银幕之上,然而,普通的观众似乎尚未能够接受银幕上出现如此矛盾的英雄形象,登上大银幕的再生侠风光不再,仅获得八千七百万票房便惨淡收场,自此,由蝙蝠侠掀起的黑色英雄热潮于再生侠手中开始冷却。

  1998年,刚刚遭遇了《再生侠》票房惨败的新线公司将漫威英雄宇宙中一位善使冷兵器的黑人吸血鬼英雄推上了大银幕,这就是《刀锋战士》。

  就连新线公司做梦都没想到,这部揉杂了冷兵器格斗和恐怖元素,B级趣味浓厚的非正统超级英雄电影,不仅为他们获得了不错的票房和口碑,同时还为即将到来的另一位科幻世界的黑风衣救世主尼奥的登场做了预热,并在随后推出续集时多少借了些东风。

  漫威的另一个经典超级英雄团队《X战警》登上了大银幕,虽然20世纪福克斯将该片定位为商业大片,但是导演布莱恩辛格在娱乐性和故事深度上很好的找到了平衡,于是这一群被边缘化、心中充满痛苦而迷茫的变种人英雄不仅赢得了漫画迷群体的竭力支持和认同,还成功的俘获了普通观众的心。

  就在人们认为黑色英雄的境遇即将回暖之时,2001年,震惊世界的911事件发生了,美国陷入了二战以后最为严重的恐慌,民众紧绷的神经需要安抚,社会需要重新建立安全感和秩序。

  人们看到拥有普通人烦恼的平民英雄彼得.帕克,就像看到了自己温和友善的邻居,而在看到绿魔挟持人质威胁蜘蛛侠,市民们用石块砸向绿魔为他争取时间,又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你招惹了我们中的一个,就意味着你招惹了我们所有人”,这句影片中由普通市民喊出的话,似乎正喊出了经历了创伤的美国人的心声,导演山姆雷米让利他主义和个人英雄主义以一种温和的方式回到了超级英雄身上,让从来只扮演被拯救者的民众也参与了拯救,社会价值和超级英雄的价值再次统一。

  这样鼓舞人心的效果和最终达成的情感认同直接换来了8200万的票房,刷新了多项票房纪录,票房口碑双赢的势头一路延续到后来的第二部和第三部,蜘蛛侠这个青少年超级英雄形象也获得了全球性的传播和认可。

  好莱坞看到了蜘蛛侠的成功,也看到了社会对英雄的呼唤,在这样的需求下,这一时期的银幕超级英雄类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丰富,除了来自漫威和DC两家最大的英雄制造工厂的主流超级英雄,许多冷门的超级英雄形象也被搬上银幕,一时间形成了三分天下的局面。

  2008年,两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超级英雄电影横空出世,将超级英雄电影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这就是克里斯托弗.诺兰的《蝙蝠侠:黑暗骑士》,以及漫威电影宇宙全面开启的电影宇宙的宏伟计划《钢铁侠》。接下来的故事,已经是家喻户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