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RITION TABLE

新闻

悍将_番外(八)

发布时间:2022-09-23 浏览次数:次 字号:  【关闭】

  褚怿把容央抱在窗前的小桌上,低头亲着,正亲得动情时,容央突然伸手在他胸膛上一推。

  容央被他低哑的声音弄得心尖颤,忍着,不答反问:“你自己想想,我会给你什么说法?”

  褚怿定睛分辨她的情绪,终于确认并不是他刚刚所想的那个意思,镇定如他,脸色乱了一瞬。

  褚怿把那只小手握住,眼仍定定地盯着她,容央不快:“盯什么盯,当我骗你么?”

  褚怿先捡重点哄:“没有忘记你的小日子,只是以为是正常的推迟,今日来了。”

  容央喜欢他这样既算服软、又算撩拨的笑声,不忍心再折腾他了,夸奖道:“不是错,大将军送我一个小娃娃,那是天大的喜事,怎么能算是错呢?”

  蜜糕打三年前起就一直念叨着想要个小妹妹,结果容央给他送来个小弟弟,令他很是沮丧了一段时日。

  这日午膳时,听得母亲再次有喜,蜜糕黑溜溜的大眼睛一刹烁亮,然而又一刹,光芒熄灭下去。

  褚怿大战两年刚回,蜜糕打心底对他还是敬畏多于亲切,闻言忙收敛恹色,讨巧地答:“怀孕很辛苦的,孩儿不想嬢嬢那么辛苦,所以不是很开心。”

  容央给褚怿拈一箸蜜煎豆腐,朝他笑一笑后,转头对蜜糕道:“你是不是觉得这回还是个小弟弟,不愿意,所以不开心?”

  雪青、荼白在后噗嗤笑,蜜糕脸更红,却是很得意、很老成地替定胜糕揩去嘴角饭粒,教训道:“整天要哥哥,你都是要当哥哥的人了!”

  是夜,初秋凉风吹卷着梧桐树上微黄的树叶,沙沙声降落下来,似一场温柔的雨。

  烛灯昏黄,帐中光线并不明亮,但褚怿还是很清楚地看得到那肚皮上一条条淡白的纹。

  她说妇人生育小孩,大多数都会生长这种难看的纹,等到小孩落地,纹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失,她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也会慢慢地恢复如初。

  就像他上战场,再怎样天赋异禀,再如何无往不胜,回来时,这身躯也会拖着一道道难看的疤痕。

  她为他们生儿育女,用血脉延伸他们的血脉,用生命延续他们的生命,再怎样嚷嚷着没关系,不要紧,老天爷也没有半分感动